科技资讯创业交流美食资讯读书心得农药资讯农业信息求职招聘服装服饰新能源育儿资讯电商资讯家居生活 更多

不痛也不快乐

2020-06-29 04:01:26 来源:澎湖资讯网

我在现实中迷糊,我在梦境中混乱。也只能这样了,我还想怎么样呢?

从学校出来,赶上计划内分配的末班车,给分在了一个庞大的国有企业里。虽然早就明白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晓得理想始终是用来憧憬的,但是初涉社会,还是有点难以招架。现实就像一面有魔力的镜子,我刚在它面前站了一会儿,镜子里的我就变得棱角全无,浑身上下圆不溜秋仿佛一个橡皮人。

工作也谈不上清闲,但是很“机械化”。这里的“机械化”可不是“现代化”的意思,而是说我们的工作计划一年一订,订好了中途就不可以更改。也就是说在每一年的开始我们就能够知道自己这一年有多少工作要完成,有多少时间将会是无所事事的,没有什么起伏和挑战。国有企业的特点就是人员总是很难精简,有个把闲人没关系,但劳动纪律不能松懈,不管有事没事你每天都得准时来上班,所以事实上随便什么时候你去我们那儿,你都能找着一帮喝茶看报纸的人,当然有时你也会看到我。

没事的时候,我会把一份报纸或杂志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看个通通透透,确认没有哪个犄角旮旯漏下了,才会满足地伸伸懒腰从桌子旁站起来,和周围的同事聊几句,有时也得附和着笑几声,以免让大家觉得我这个人太死板。我的桌子上也放了个看上去年代久远的紫砂杯,只是我不爱喝茶,只喝白开水,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喝白开水也会发出吱啊咂啊的声音,这个新近形成的坏习惯看来是改不掉了。

在这样机械但没有压力的工作之外,我的生活似乎应该算得上幸福。虽然薪水不高,但起码吃饭不成问题,平常可以抽10块钱一包的香烟,穿500块钱以下的衣服和300块钱以下的裤子,算不上高档但看上去也不是很寒碜。偶尔泡泡吧蹦蹦迪打打球,在家上上网玩玩电脑游戏,高兴了和女朋友出门旅游,不用分期付款因为住着父母的房子。基本上可以套用中央电视台文清常说的那句话:“生活,本来有滋有味。”

但有时候,应该有很多时候,我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会觉得现在每天在我家生活,在我身边出现的那个人仿佛都不是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觉得我似乎已经脱离我的躯体,浮游于我的上空,看着自己在世间忙碌,哭笑,却无力控制自己。又好像我对每天的生活已经麻木,我的脑子已经不会再思考,我的灵魂已不需要再闪现,只要按着规定的步履重复再重复,就可以终此一生。所以我前所未有地困惑,我的生活到底是怎么了?我幸福吗?我痛苦吗?

我一般不敢用我的脑子想事情。因为我一旦陷入沉思我就会无法抑制地烦躁。在学校的时候每天临睡前是我的大脑最为活跃的时刻,我总爱在那时想许多事情,现在我不敢想,我想了就会失眠。我惟有去想想刚刚玩的那个电脑游戏应该怎样继续玩下去,去想想该怎样实现虚幻世界中的这个或那个难题,在这样的冥想中我才能安稳地睡去。可是我的梦中也时常让我觉得恐怖,我总会梦见一些不知所云的人和事情。在我现有的一生中曾经出现过的人经常会打乱现实胡乱拼凑在一起重现在我的周围,一幅幅场景丝毫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都是跳跃着地放映出来,一切都乱得一塌糊涂。我在现实中迷糊,我在梦境中混乱。

你愿意娶你身边的小姐为妻,并照顾她的一生吗?

我愿意!

在上帝面前我找到了我的伴侣,我会爱她和照顾她的!这是我那机械的生活中能让我感到稍许安慰的地方。

我花了一些钱买电脑光盘和电脑书籍,但我至今仍没学会使用photoshop6.0。我也给几个人的电脑做过系统,但是至今我还不会在DOS下对硬盘重新区分。我写过几篇附庸风雅的文章通过电子邮件发往杂志社,但至今也没有发表一篇。工作到现在兜里总存不住钱,所以叫嚣买DV机都好几年了,认识我的人全知道这事,可是现在连个影子也没有,搞得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办了张信用卡,为增加信用度好实现消费信贷弄得身上有钱也要透个支购物,第二天就上赶着往银行存钱,自己都觉着累。

我妈去年底做了手术,她的身体总是不好,叫她平常在家不要做事她还不听。

也只能这样了,我还想怎么样呢?(完)

  • 澎湖资讯网 版权所有
  • bjpk10031.cn copyright 2014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