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居 > 正文

暗访快捷酒店特殊服务:门缝处小卡片到处都是 小姐随叫随到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10-09

在北京快捷酒店入住的客人,应该不会对“小卡片”感到陌生。卡片上的女性穿着暴露,直言可提供性服务。一张小卡片背后是什么人在运作,是否存在团伙卖淫活动,他们跟酒店之间又有什么关系?新京报记者连日暗访,揭开了小卡片背后不为人知的江湖。

4月7日凌晨,在北京7天酒店华威店,记者拨通了一张小卡片上的电话。一名男子允诺,“学生妹”提供性服务,一次收费800元。

20分钟后,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出现在了记者入住的房间。

 

看着床上摆放着的十来张“小卡片”,女子不经意地透出内情:“十几个手机号都是同一个老板。”

她口中的老板,有七八台双卡双待的手机,每天就忙着接“生意”。卖淫女背后有司机监视,司机上头还有“鸡头”(组织小姐卖淫,从中抽取费用的人)层层操控,有的卖淫女甚至从未见过老板。

“点石成金”小卡片

“涉黄小卡片”都有自己的“门道”进入酒店客房,酒店刷卡进电梯的措施,对发卡者来说形同虚设,他们完全可以走楼梯进入且无人阻拦。

暗访快捷酒店:门缝处小卡片到处都是

一名从事行业的女士透露,在众多招嫖途径中,酒店小卡片成本低、便于操作,获利空间巨大。“几分钱一张的小卡片,转眼可能就给老板带来数百数千的收入。”

夜幕下的黄色生意

4月6日下午,景泰桥的一家7天连锁酒店走廊,涉黄小卡片多了起来,一张张卡片上女子衣着暴露,如膏药般被过往房客踩在脚下。

晚上9时,记者正式登记入住,小卡片已被保洁清理进垃圾桶。

卡片上的电话为北京本地手机号,记者打过去,一名东北口音的男子流利地介绍业务:普通的600,白领800,模特1000,洗澡、按摩……120分钟。

男子还特意强调说,是想到楼下接“小妹”,还是直接上门。“如果直接上门,必须报上房间号、姓氏。”

记者称可以下楼接人。30分钟后,一名女子回话称,人已经在酒店三楼。

女子一头漂染黄发,身着白色外衣。蹊跷的是,另一路在酒店楼下蹲守的记者,从未发现该白衣女子上楼。

一名长期从事酒店业的内部人士分析,可能有人长期包下连锁酒店的客房,专门从事卖淫活动。

在楼下蹲守过程中,记者发现,期间不少外形靓丽的女子进出酒店,也无需在酒店前台登记。

对于如何进入酒店,前述白衣女子并未直接回答,“你甭管了哥。”

当记者提出,只聊天,不需服务时,该女子随即变脸:“你不会是记者吧!”同时该女子立刻拨打一名叫“磊哥”的电话。

“磊哥”通过免提厉声呵斥记者,“不管你做不做,先给钱!”当记者提出报警时,该男子更是骂出各种脏话。

“非法,非法怎么了?报警,你试试,钱不要了,那谁你把电视砸了!”随后该女子索要了打车费用后,迅速离去。

暗访快捷酒店:门缝处小卡片到处都是

20分钟后,一网名为“女王范”的女子也在该酒店和记者见面,该女子一般在网上发布“服务信息”,也在快捷酒店替客人“服务”。

至于如何进入酒店?“女王范”斜着嘴,似乎在她眼里,这根本不值一提。

女王范透露,她和几个女孩都由“鸡头”管理,一般每个“鸡头”在各个区域附近都有“小妹”可供该区域客人“服务”。以她为例,平常都是“服务”南边的客人,10单生意里,有三四单都是在快捷酒店,但她也坦言,快捷酒店并不“安全”,会提防警方。“上面千叮万嘱,千万别去海淀,那边钓鱼的多。”

“小卡片哪里都发,除了快捷酒店,路边、私家车车窗都是小广告的集中地。”在“女王范”眼中,提供性服务的卖淫女,一般称“兼职的”。

她透露,“兼职的”也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和“鸡头”直接联系;另一种“兼职的”和“鸡头”之间还会有中间人,一般称“司机”。

而一娱乐业人士称,司机在其中并非只是开车的那么简单,他还是卖淫女、酒店、鸡头三者之间的主要枢纽,负责保护、监控卖淫女。

暗访快捷酒店:门缝处小卡片到处都是

“保镖”司机

4月7日凌晨一点,7天连锁酒店华威店门前出现“涉黄小卡片”。

记者拨打小卡片上的电话,一名东北口音的女子不问缘由,直接报出了各类“小妹”的价格,“800的是坐台的,1000的白领少妇,1200的模特学生,1600日韩的,2000欧美乌克兰的……”

女子进入房间后,看着床上摆放的十来张“小卡片”,不经意地透出内情:“十几个手机号都是同一个老板的。”

女子每次所得费用,都需要和“鸡头”、“司机”分成,称“小妹”最多只能挣一半。

酒店外,一辆银灰色的马自达轿车,一直在天桥下等候。女子自觉暴露太多内幕,生意难成,乘上这辆北京车牌的马自达,消失在松榆南路的夜色中。

暗访快捷酒店:门缝处小卡片到处都是

“鸡头”的江湖

7日凌晨4时许,一个陌生号码打来,西北口音的男子张口就问,“刚才给你们安排的女孩给了多少钱。”

“这女孩就是我们家的!生意没成,我打电话来问问。”随后男子讲出意图,要求加微信发红包,表示刚才的300元给了姑娘,他作为司机不能白跑一趟。

女子曾透露,卡片上的号码都是同一个老板,但也会有争抢地盘的时候。昨日有媒体报道,2014年8月11日晚,“鸡头”毛某发现有别人在“自己的地盘”发招嫖卡,便约了对方的按摩女,带人在朝阳区双井飘HOME酒店楼下将对方的司机和发卡男孩控制起来,抢走9100元“地盘费”。

夜深时,监控前的保安普遍瞌睡,而这些在投资人眼里并不需要,监控只会作为事后的证据。

关于流入酒店的招嫖卡片,王晓觉得,这与加盟店老板对涉黄产业的态度有直接关系。他回忆,曾有“鸡头”找到他,希望在酒店常年包房间,既方便发卡片,又方便女孩直接上门,酒店默许就好。因为老板和他本人都反感这类行为,就直接拒绝了对方。

“但并非所有老板都这么想”,王晓说,一些投资商反倒会觉得这是个招徕客源的好办法,他曾见到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加盟店,一个房间两天收到的卡片就能达到一副扑克牌的厚度。

据他透露,投资商手头都有一个系统,可以随时监控酒店的入住情况,哪个房间住了单身男客,老板在家就能看到。“如果他想和卖淫团伙合作,能有什么难度?”

卖淫女进入酒店“交易”途径

一些酒店甚至会从“鸡头”处获得好处,默认“鸡头”在酒店内组织卖淫活动。

“卖淫女”可通过安保漏洞,顺利进入客房楼道,或入住人员到楼下接送。

形式:进入酒店的卖淫女一般分两种,一种是酒店小卡片的卖淫团伙在接到客人电话后,分配卖淫女“上门服务”;另一种是在网站、微信等社交方式公布联系方式,客人直接联系。

小卡片背后卖淫团伙分工

“鸡头”

雇人定期定时往各家快捷酒店分发招嫖卡片,多张卡片上的不同电话可能均为同一个“鸡头”。

司机

表面上负责开车,实际上是控制卖淫女的关键人物,会在所服务酒店蹲守、放哨,负责卖淫女安全。“鸡头”接到电话后,会把“订单”分发到各司机手上,司机再把卖淫女拉到客户入住的快捷酒店。卖淫女在服务前,会打电话,让司机、“鸡头”和客人通话,明确收费价格。一般司机月入万元左右甚至更多。

“小妹”

卖淫女俗称,一般为鸡头熟识女子,也有鸡头通过微信、网络找来的“兼职”。而卖淫女每次交易所得,至少一半上交,上交部分由司机和“鸡头”分成。因“鸡头”掌握了联系客户主动权,并且有一定“关系”,卖淫女、司机一般不敢单独和客人谈价,否则会被“踢出去”。


相关阅读:
w88优德 www.casweigh.com

【责任编辑:admin】